漢朝最苦命的皇帝之一,生前地位尷尬,死後兒子們被找個借口殺光

漢朝最苦命的皇帝之一,生前地位尷尬,死後兒子們被找個借口殺光

說起漢朝歷史上比較苦命的皇帝,很多人會想到漢宣帝劉病已(後改名為劉詢),因為他的祖父是漢武帝時期的「戾太子」劉據。「巫蠱之禍」爆發時,尚在襁褓之中的劉病已雖然逃過一死,但也被關進了監獄,5歲出獄後一直流落民間,直到18歲那年突然被霍光等人擁立為皇帝,他的人生才徹底出現了逆襲——逐步成長為中國歷史上非常有作為的一代明君——漢宣帝。

劉病已的身世雖然比較坎坷,可好歹人家結局比較圓滿。今天我們要介紹的是漢朝另外一位更加苦命的皇帝,他便是劉邦和呂后的兒子——漢惠帝劉盈。說到這裡,可能有人會提出疑問,劉盈既然有如此厲害的父母,為何還要說他是西漢最苦命的皇帝之一呢?下面我們就一起來解開其中疑問。

1

劉盈自打出生起,便極度缺少父愛,因為當時劉邦正處於「起事」階段,根本無暇顧及這個兒子。6歲那年,劉邦被項羽封為「漢王」,劉盈也因此被立為王太子。同年,劉邦在「楚漢之爭」的彭城之戰中大敗,本人僅率數十騎逃脫,逃跑的路上恰好碰到劉盈和他的姐姐(魯元公主),就順便把他們帶上。

(至彭城,項羽大破漢軍。漢王敗,不利,馳去。見孝惠、魯元,載之。)

因為項羽兵馬追得很急,劉邦為了逃命又嫌棄車子走得慢,就決定拋棄劉盈姐弟,多次將他倆踢下馬車,還好每次夏侯嬰都把他們「撿」了回來,不然劉盈早就被項羽俘虜或者因為「意外」掛掉了。

(漢王急,馬罷,虜在後,常蹶兩兒欲棄之,嬰常收,竟載之,徐行面雍樹乃馳。漢王怒,行欲斬嬰者十餘,卒得脫,而致孝惠、魯元於豐。)

2

後來,劉邦打敗項羽當上了皇帝,劉盈也被立為皇太子,不過他這個皇太子可當的不是很順利。因為呂后一度在「楚漢之爭」中被項羽俘虜,等她再次回到劉邦身邊時,劉邦身邊早就多了一個新歡——戚夫人,而且這位戚夫人還為劉邦生下了一個兒子——劉如意。或許是由於愛屋及烏的緣故,劉邦特別喜歡戚夫人生下的這個兒子(逢人便說:如意類我),還想改立其為太子,因此劉盈的太子之位岌岌可危。

(及高祖為漢王,得定陶戚姬,愛幸,生趙隱王如意。孝惠為人仁弱,高祖以為不類我,常欲廢太子,立戚姬子如意,如意類我。戚姬幸,常從上之關東,日夜啼泣,欲立其子代太子。)

還好,最終在呂后的一番「操作」之下,劉盈保住了太子之位並順利繼承了皇位。雖然貴為九五之尊,但性格仁弱的劉盈並沒有什麼實權,因為大權都掌握在其強勢的母親——呂太后手中。

3

劉盈即位後,呂后因為怨恨戚夫人母子,便故意將已經就藩趙國的「趙王」劉如意調入京城,準備隨時加害。不管怎麼說,宮廷里你死我活的權利爭鬥雖然時刻都在上演,但小小的劉如意畢竟是無辜的。為了保護這位弟弟,劉盈時刻不離其身旁,兩人同寢同食,導致呂后一直無法下手。

不過她明顯低估了呂后的決心,當年連號稱「五不死」的韓信都能被呂后「弄死」(據說劉邦曾賜韓信五不死——見天不死、見地不死、見光不死、見血不死、見鐵不死之免死金牌),更不要說手無縛雞之力的劉如意了。

趁劉盈一個小小的不注意,劉如意就已經被毒殺了。

4

後來,呂后又慘無人道地將戚夫人做成「人彘」,還特意讓劉盈前往「參觀」。這一看不打緊,嚇得劉盈悲痛大哭道:「此非人所為。臣為太后子,終不能治天下。」有一種普遍的說法就是,這件事發生後,劉盈徹底落下了心病並且從此不理朝政。

5

劉肥是劉邦的庶長子,被封為齊王(謚號悼惠王),呂后為了打壓劉姓藩王,便想有意加害。有一次,劉肥進京入朝參加宴飲為呂慶生,劉盈認為他是自己的哥哥,便將其安排在上座。如果按照家庭禮儀,這種做法勉強說得通,但如果按照國家禮儀,劉肥確有「僭越」之嫌。

呂后知道這件事後非常生氣,命人悄悄地拿出毒酒——想找個機會「幹掉」劉肥。大家敬酒時,呂后故意將毒酒拿給劉肥,不過這一幕被劉盈察覺,於是他也跳出來拿起旁邊的酒要給母親祝壽。呂后知道計謀不成,就打掉了劉盈手中的毒酒,劉肥覺得奇怪也就沒喝,算是撿回了一條「小命」。

劉盈作為皇帝,之前無力保護弟弟劉如意,這次竟然還要豁出自己的性命來保護哥哥劉肥,其表現除了透露出他的「仁弱」之外,最能說明的便是他的無奈和抗爭!

6

呂后為了不讓其他家族染指最高權力,安排劉盈的外甥女張嫣(魯元公主的女兒)當皇后,還美其名曰「親上加親」,把劉盈弄得非常尷尬,但又沒有辦法拒絕。

劉盈自幼和姐姐魯元公主一起長大,對自己的外甥女張嫣只有親情沒有愛情,而且張嫣尚且年幼——11歲結婚,15歲便守寡了,以至於晉人著《漢宮春色》稱張嫣去世,宮人為之盛斂時,發現這位張皇后仍為處女之身,所以說劉盈的愛情婚姻也是非常不幸的。

7

另外,據歷史記載,劉盈從16歲繼位到23歲去世,一共留下了六個兒子:前少帝劉恭、淮陽王劉疆、常山王劉不疑、襄城侯劉弘(後改封常山王)、軹侯劉朝、壺關侯劉武(後改封淮陽王)。毫無疑問,這些都是劉盈貨真價實的兒子,呂后再陰毒殘忍,應該也不會讓自己的兒子一次次「喜當爹」,而且皇帝後宮也不是一般人所能隨便染指的。

呂后去世的那一年,周勃和陳平等大臣迅速剷除了「諸呂」,後少帝劉宏也被他們廢殺,劉盈的另外幾個兒子也一併被大臣們處死,借口竟然是:「劉盈的這幾個兒子並非親生,乃是呂氏的血脈,(呂后)立呂氏子孫為太子及諸侯王,將來的天下實際上姓呂。」以至於後世至今都流傳著惠帝無子的說法——真實的情況是他們都不幸淪為了政治的犧牲品!

(少帝及梁、淮陽、常山王,皆非真孝惠子也。呂后以計詐名他人子,殺其母,養後宮,令孝惠子之,立以為後,及諸王,以彊呂氏。)

8

縱觀劉盈的一生,小時候缺少父愛,長大了又被「母愛」所劫持,名為皇帝,實則沒有一點實權,而且死後兒子們還被手下大臣找了個「借口」全部殺光,絕對可以算得上是一個「命苦」的皇帝。

若干年後,司馬遷在《史記》中也沒有給劉盈留一個「本紀」(紀傳體史書中帝王傳記的專用名詞,取而代之的是「呂太后本紀」)的位置,這意味著他生前和死後在歷史上的地位都非常尷尬!

參考資料:《史記》、《漢書》